Tag Archives: 文学 關於解脫

關於解脫:把世俗的一切看淡

有形有相的世界,或以物質為基礎的世界都屬於幻境。有些所謂的特異能力人所見的景象也是幻境,原理很簡單,就是意識進入另外時空的所見,就如夢境一般。這種現象與精神病患者發病時的胡言亂語在本質上沒有區別,都是對幻境的描述。本不神奇,可世人好小術,再加上有人把其當成優勢加以利用、炫耀,無形中誇大其作用,並且予以神化,從而迷惑很多人。執著小術,就會障礙大道,這也是本末倒置的典型表現。

那麽什麽是真境呢?心境才是真境界。當下的心情,雖然無形無相,但卻清楚的知道。所以真正修行,要從心入手,註重心境狀態和心性轉變,才是正道。所以念佛,不能靠想像見佛或進入極樂世界,因為靠想像日久會產生幻覺。就如一個人,經常思念某個人,就會在不經意間出現這個人的形象,如果信以為真,就會被吸引而進入幻境。那麽應以什麽態度對待呢?雖見亦如不見,即:見相非相,則見如來。

關於放下:

放下是放在下面,是處理主次關係的一種態度。即:把重點放在主要位置,而把次要放在下位。開始人把世俗的利益看得很重,而忽視內心,就是主次顛倒。當人沒有看到更寶貴利益之前,則不能放下原來的擁有或追求。

當人開始關註內心,真正走入內心的時候,才會這時才是真正看破。真正看破,才能真正放下,否則即使說放下也做不到。放下世俗短暫的虛幻利益,追求內心的自由解脫。真正放下,才會真正拿起,從而擔負起家庭和社會責任,勇於付出和奉獻,讓內心充實、安寧、強大,真正體現生命的意義和價值,這才是放下的真正意義。

一個生命要想解脫,內因與外緣都不可少。即使是聖人也要尊重眾生的選擇,還要看眾生自身的實際狀況。如果不信,我們可以看下面這一幕:一個人不論是否有解脫想法,不論對金錢名利有多麽熱衷等等,佛菩薩都強迫其放下;不論人是否願意,佛菩薩都強行將其帶走,送到極樂世界。如果那樣的話,極樂成了什麽?眾生成了什麽?強製送入,這不由得使人聯想到勞改犯被強行押送監獄的場景。如此之強迫,何來自主,沒有自由,談何解脫!!!

現實中有的孩子不愛上學,父母強行送去學校又如何?有的即使上學,但是不努力學習,又能怎樣?實質問題不解決,隻有形式則無濟於事。

聖人的作用是提供解脫方法,指明方向,增強眾生信心,而完全依靠佛菩薩力量而得解脫則不切實際,還容易使人產生依賴心理,而坐等佛菩薩救度,這就為無所事事、躲避勞動、逃避責任等等不道德行為提供了似乎有道理的借口,這與佛菩薩的勇於擔當相背,這根本就不是在學習聖人,恰恰是離聖人越來越遠的背道而馳!!人最終都要獨立、自立,否則就不能自主,更談不上解脫,所以這種理念,既害人,又害己,不可不防。

佛說:無緣不度。非佛菩薩不度,而是眾生不想。佛菩薩尚有不能的無奈。而與之相對照的是,當下盛行的超度之風,就非常可笑而且令人匪夷所思。信眾花錢,和尚法師操辦,謂之超度。超度真的能讓一個生命解脫嗎?要把一個生命的態度和心性完全徹底轉變,談何容易,顯然是不自量力的異想天開。無量久遠之前成就的那麽多佛菩薩,憑他們的智慧、慈悲、願力和能力,誰人能與相比,包括現在的和尚、法師們。如果隻靠超度就能解決問題,做為被眾生敬仰的偉大佛菩難道會坐視不管,置之不理?這無異在說佛菩薩不慈悲,並缺乏能力和智慧,這簡直就是褻瀆和誹謗!

而且超度的對象竟然是靈魂,而不是心,這種超度本身就是本末倒置。因為真正要解決的是心的問題,而不是靈魂的問題。拿人來說,要解決人的問題,而不是衣服的問題。從這個角度來說,這種超度就是典型的外道行為。

至於超度的形式,更令人費解。有的寺院舉辦法會,還要紮紙人、紙馬、紙船等用品,需要燃燒的物品堆積如山,且不說燃燒造成的資源浪費和空氣汙染,而迷信色彩就非常濃厚,完全偏離了宗教文化傳播的主旨,帶著濃重的迷信色彩並流於形式的超度行為是典型的無知表現。

關於凈土:

凈土是清凈、不受世俗影響和幹擾的心境狀態。凈土的清凈,並非脫離現實,無人打擾的清靜,這是一些修行人的誤區。大隱隱於世,就是這個道理。比如:大菩薩積極入世,廣利眾生,而不怕影響和幹擾,這才是真清凈、真境界。念佛就是要達到這樣的效果,才能與極樂相融。就像收音機的調臺一樣,需要頻率相同,才能同頻共振,收到聲音,否則就不能相通相融。有人認為死後才能進入極樂世界,也是誤區。生前不能做到,死後就更難以把握。

不論何種修行方法,都要以修心為主,並且註重效果。不忘初心,方得始終。但願人人都能走入內心的廣闊天地,建設好真正屬於自己的生命家園。